17
2018
07

为什么要全面从严治党?

首先,从党的历史发展来看,共产党是一个有严格纪律的政党。当代有的政党是不需要严格纪律的,比如,英国保守党,交多少英镑就可以进入了,很简单。现在西方政党可以说,只要你投我的票,就可以成为我的党员,像法国一些政党发一个公告,明天周六巴黎第几号大街,路过的行人在桌子上签个字,就可以入党了。这个等于是带有一点征民活动的意味。像德国现在搞的项目制度党员就更有趣了,搞个活动,你来参加活动,你就是党员了,活动结束以后就算了。有人现在把电脑打开,登录政党党部的网站,把你的名字输进去,你是谁他又不清楚,你就入党了,很简单。

共产党在成立之初,对是否需要严格纪律约束是有争论的。1903年7月17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即共产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一个面粉仓库里举行,会议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党纲、党章和选举党的中央机构。大会在讨论党章第一条时,更发生了异常激烈的争论。马尔托夫主张凡是“在党的机关监督和领导下为实现党的任务而积极工作者,”都可成为党员。列宁则坚持:党应当是一个有组织的部队,每个成员不能自行宣布加入,而应由党内某一组织批准吸收,他们不仅要承认党纲,而且必须参加党的一定组织,服从党的纪律。“宁可十个实际工作者不自称为党员……也不让一个空谈家有权利和机会做一个党员。”在这种严重分歧的基础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部形成两大派别。最后,进行投票表决,党的中央机构时,列宁派占有多数,被称为布尔什维克(俄文多数派的意思),拥护马尔托夫的被称为孟什维克(俄文少数派的意思)。所以,共产党是一个有严明纪律的政党。

但是不是只要有严明的纪律,这个政党就一定能永保生机与活力呢?苏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

列宁多次说:“徒有其名的党员,就是白给,我们也不要。世界上只有我们这样的执政党,即革命工人阶级的党,才不追求党员的数量,而注意提高党员质量和清洗‘混进党来的人’。我们曾多次重新登记党员,以便把这种‘混进党来的人’驱除出去,只让有觉悟的真正忠于共产主义的人留在党内。”遗憾的是,苏共这种治党理念和举措后来没有坚持下去,甚至改弦易辙,党员数量虽多了但质量下降了,结果出现了“20万党员时建国、200万党员时卫国、2000万党员时却亡国”的现象。

今年是建党97周年。我们党从成立之初一步一步走到今年,历经了97个年头,坚持从严治党是中国共产党不断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

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出席大会的各地代表共12人,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会议在最后一天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游船上举行。具体是哪一天呢?没人记得。因为,我们党最早开始筹建活动时,正处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之下,革命者只能在地下秘密活动,很多会议都没有文献资料保存下来,以致于早期建党活动的参加者在后来都回忆不起一些重大活动的准确日期。

那么7月1日这个时间是怎么确定的呢?1938年春天,毛泽东决定举行建党纪念,并将在上海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定为党正式成立的标志,一大召开日就此应作为建党纪念日,不过此时在延安却没有能够确认一大召开日期的材料。当时,延安参加过一大的只有毛泽东、董必武二人,其他代表除4人亡故外,张国焘已叛逃,陈潭秋还在苏联,李达在国统区教书,陈公博、周佛海等人则在国民党中任高官,难以向他们征询意见。毛泽东、董必武身边也没有保留1921年的记录文字,二人只记得是7月间到上海开会,于是决定取月首的一天即 7月 1日为建党纪念日。后来经考证,一大召开的时间应该是7月23日,但7月1日作为建党纪念日一直延续了下来。

我讲这个例子,是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党成立之初的条件是多么艰难,根本难以想象,但就是这样一个弱小的党,现在却发展成为一个拥有8700多万党员的执政党。8700万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德国全国的人口总量,是西班牙人口的2倍、葡萄牙的8倍、奥地利的10倍!关键是我们坚持了从严治党。

其次,从我党的治理经验来看,不坚持从严治党,必然会出问题。

有些同志认为只要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共产党的执政根基自然而然会巩固。其实不然,经济发展只是共产党执政地位巩固的一个重要条件,但不是唯一条件,还需要其他的重要条件来同时支撑。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却缺乏社会政治和精神的文明,社会利益分配严重不公,仍然会引起社会的震荡,阻断社会的继续前进。

这样的事例在今天的中美洲和前苏联东欧一些国家和地区不乏其例,就连日本的自民党也是在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时候下了台,台湾国民党也是在经济持续发展中下了台。在中国历史上,清代康熙乾隆年间,经济不可谓不繁荣,称为“康乾盛世”,可是由于后来大搞“文字狱”、“捐官”制度等政治腐败问题,结果到乾隆后期国势急转直下,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为腐败的政府之一,直到彻底垮台。

王歧山同志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书中告诉我们:路易十六统治的法国处于旧君主制经济最繁荣的时期,却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作者通过分析大量的资料与文献证明了如下观点:革命的发生并非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这告诉我们:经济增长与繁荣并不必然带来对政权的认同,相反却在每时每刻带来风险和挑战。

所以,习近平总书记一再谈夯实执政根基,谈从严治党,其忧患意识、危机意识,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更为紧迫。

有些人片面理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认为好像只要经济能够得到快速发展,其他什么事都可以做、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这些错误观念,无形之中侵蚀了我们对社会正义的追求,必然导致一系列问题的出现。

2008年6月底,贵州发生“瓮安事件”,瓮安县县委书记王勤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进歌舞厅,上任7年让瓮安的GDP翻了一番,抓经济建设可谓成绩显著。据说当省委书记石宗源追究责任找他谈话时,他觉得冤得不行,说党的要求我都做到了,GDP也翻了一番。石书记说,你现在不要讲这个,你就说说县委、县政府、县公安局怎么都让群众给烧了?

瓮安出了那么大的事,王勤被追究责任时之所以还感到“冤”,反映出其错误的政绩观和社会正义感的缺失。近年来,这种现象为数不少,一些人以为经济发展就是一切,片面理解党的工作重心,用利益取代正义,好像发展倒成了目标本身。个别人为了经济发展和GDP增长,甚至不惜以牺牲社会正义为代价,最后导致原则模糊不清甚至丧失。

我们党在每一个重大历史时期,全党都适时开展深入的、集中的整风整党运动或教育学习活动,而几乎每一次都有力地促进了党的建设和事业的大踏步前进。

我们党在执政前有两次大规模的党内教育活动,一次是1941年到1945年的延安整风,一次是1947年到1948年的解放区或半老区的土改整党,这对于统一全党思想和行动,取得全国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1941—1945年延安整风运动,主要内容是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这场运动从中共中央高层开始,继而扩展到全党和中共领导下的各抗日根据地。

虽然延安整风运动中出现了抢救运动、审干运动这样一些过火斗争的偏向,但它的主流是好的。延安整风运动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创举,端正了党的思想路线,推动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在整风过程中形成的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三大优良作风,是中国共产党的宝贵精神财富。

1978年到1979年在全党开展了“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应当说这也是一次整党,主要是为端正党的思想路线所进行的整党,实现了拨乱反正。

1983年到1984年开展了以“统一思想,整顿作风,加强纪律,纯洁组织”为主要内容的整党活动,增强了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在改革开放中保持先进性,深刻认识、领会和认真贯彻执行当时对很多人来说都还不太习惯的党的基本路线的自觉性。

1989年政治风波以后,开展了一次民主评议党员活动,党员都要重新登记,纯洁了党的组织,不仅保证了我们党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国际风云变幻中立于不败,而且为我们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促进以后十几年经济奇迹般的发展奠定了组织基础。

1991年,中央在全国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社会主义*场经济条件下,加强了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建设,进一步发挥了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1998年,党中央用历时两年的时间,在全国县级以上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中深入开展以“三讲”为主要内容的党性党风教育,切实加强了党的建设,解决了领导班子当中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在领导层开展“三讲”教育之后,党中央又在农村开展“三个代表”学教活动,取得了明显成效。

2005年,在全党开展以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主要内容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

2008年,在全党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

正如曾任中央纪委副书记的章蕴同志所说:“我们党犹如一幢地基和框架都相当牢固的房屋,尽管年久失修并经过地震,有不少破损和裂缝,一经认真修补、加固,便又面目一新。”

所以,18大以来,我们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先后开展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教育。今天,我们正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从这个角度理解,全面从严治党体现了历史的必要性。

    第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坚持全面从严治党。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世界瞩目,我们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

1978年,我国GDP只有3645亿元,从1978年上升到1986年的1万亿元用了8年时间,上升到1991年的2万亿用了5年,此后10年平均每年上升1万亿,2001年超过10万亿大关,2002年至2006年平均每年上升2万亿,2006年超过20万亿,2012年突破50万亿,2014年突破60万亿,到2015年,已经达到67.7万亿,是1978年的186倍!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创造了经济增长奇迹,在世界主要国家中排名不断上升。1978年,我们位居第十位。2004年,我们的经济总量超过意大利,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2005年,连续超过英国和法国,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2008年,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今我们稳居世界第二,虽然与美国在总量上还有一定差距,但已经远远超过后面的国家,2015年是排在第三的日本的2倍多,是排在第四的德国的3倍。

1978年,邓小平访问美国,想筹5万美元都很难,银行费了好大劲才筹齐。而今天,每年国家的财政收入都在10万亿人民币以上。中国的这种飞速发展、全面变化,毫无疑问构成了我们今天国力的全新起点。

可以说,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但是,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垮塌的危机。虽然我们经济发展了,但社会矛盾却日益突出,我们共产党人还能不能像革命年代一样登高一呼、云集者众?

美国西点军校的纪念馆内陈列着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上甘岭战役中的537.7高地和597.9高地两个模型。当年,这两个高地我们只有两个连守卫,美国七个营轮番进攻,就是攻不上去,因为为什么?而在今天,思想战线的斗争也如同争夺“高地”,我们还有没有如此坚强的队伍?还能不能在“炮火硝烟”中仍然高高擎起阵地上的旗帜?

时代发展到今天,很多人从思想上对此发生了动摇。有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妄图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有的刊物还与这些错误思潮和不良言论遥相呼应,热衷于以小搏大以偏概全,用小考证颠覆大历史,用局部之真颠覆历史之真,把民族解放、人民革命的大时代描绘为大灾难、大悲剧,这种扭曲的心态,哪里还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社会正义?

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培博在电视上毫不掩饰地说:“美国应该在中国境内团结我们的盟友和支持者,他们是年轻人,是新新的互联网一代,他们带来的变化,足以take china down(扳倒中国)”。

2011年,维基解密中国有百余位媒体、政府官员、体制内及半官方学者、网络写手、工商人士等正享受美国的“特殊资助”和“特别保护”,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自然,这些在很隐蔽的为美国提供“特殊任务”服务。

还有,据一媒体报道,日本以几十亿的资本在支持着“C国网客觉醒联盟”,C正是china(中国)的缩写,目前网络上有一大批大V和公知就是出自于这个组织。

上世纪90年代,前苏联就是这样轰然倒塌的,这种兵不血刃的方式为什么美国等反华国家不用?况且用起来好爽啊!因为这个战场是在我们国内,不管中国能不能发现他们的阴谋,他们都不会吃亏。

打铁还要自身硬。共产党要带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必须坚持不懈加强自身建设。中国今天面临的最大威胁,既不是美国的围堵,也不是日本的挑衅,更不是诸如达赖、热比娅等跳梁小丑导演的闹剧,而在于我们自己。邓小平多次强调,“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关键是我们共产党内部要搞好,不出事”,关键要看我们自己“有没有本事”。只要共产党不出问题,那么中国就不会出问题!我们党有8700多万党员、430多万个党组织。这样一个大党,要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政党,必须坚持全面从严治党。

十八大报告提出:“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新形势下,我们党不仅担负着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而且面临着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等四大考验,存在着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等四大危险,需要解决好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两大重大课题。

所以,习近平总书记一再谈夯实执政根基,谈从严治党,其忧患意识、危机意识,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更为紧迫。


文章来源于www.sanxianyou.com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